点击关闭

村里-大家都是在村里看完“村晚”

  • 时间:

【春晚数据】

今年是靠山村第四個“村晚”。“國家扶貧攻堅,讓咱們農村生活改善很大。舞蹈、歌伴舞、小品、快板……咱農民要把家裡的高興事都演出來。”周成軍說,每周有三四個晚上,村裡200多平方米的演出大廳,燈火通明,大伙忙著排練節目。小年前後,靠山村的“村晚”將隆重上演。

“咱屯子,出去讀書、務工的年輕人多。一年到頭大家都在四處奔波,入冬就都回來了,全村都在一起過個年,人聚在一起,心也就貼在一起啦。”邵澤林說。

為啥要堅持辦“村晚”,蛟河市為啥開始流行“村晚”?

“平時300多口人的屯子,‘村晚’能聚起400多口人,扎根外地的孩子們都回村啦。”邵澤林說,大年三十,大家都是在村裡看完“村晚”,再回去看電視春晚的重播。

“2005年左右,咱們屯就開始辦‘村晚’啦。”68歲的村民邵澤林說,他是村裡張羅“村晚”的熱心人,也是最有體會的人。

“新農村,農民更得有新面貌,有新的精神氣兒。近些年,蛟河市從豐富農民的文化生活、塑造好村風上不斷下功夫。‘村晚’就是一個縮影。”田宇說。

一年一次“村晚”。唐家崗子屯的文化活動室里,演一齣村裡好媳婦和好婆婆的故事,來一段歌詠,扭一場大秧歌……藉著“村晚”的舞臺,屯裡的幹部還要上臺說道說道村裡的大事小情和新一年的工作計劃。

組織節目排練,協調服裝道具,到其他村屯考察好節目……春節前夕,吉林省蛟河市松江鎮靠山村文化大院的負責人周成軍,正為“村晚”忙活著。

如今,唐家崗子屯裡走出去的創業有成的小老闆,年底總是要給村裡老人送米送面送去慰問;屯裡人一家比著一家培養大學生,至今全屯走出150多名大學生……好村風,讓唐家崗子屯遠近聞名。

“弘揚了好家風,凝聚成了好村風。”邵澤林說,一年下來外出打工鼓了錢包,回家忙著過一個有文化的春節,提升了精氣神兒。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25日06 版)

組成“村晚”籌備小組、編排節目、置辦小禮品、裝飾屯裡的文化活動室……唐家崗子屯農民“貓冬”的時節,一點也閑不住,全屯的人忙著準備小家的年,也得籌備大家的年。

唐家崗子屯有100多戶、300多口人,村裡耕地不多,靠經營多種經濟作物,發展特色產業,這些年村集體經濟收入攢下了近百萬元。

“近年來,我們市的16個鄉鎮(街道),有一半都搞起了‘村晚’。”蛟河市文化館館長田宇說,蛟河市村屯的春節晚會,最早始於白石山鎮富強村唐家崗子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