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大提琴普及-限制了中国大提琴艺术的发展和普及

  • 时间:

【中国万吨级巡逻船】

(張珊珊、馮逸然採訪整理)

普及古典音樂要善於借助大眾傳播媒介。上世紀90年代電視媒介興盛之際,我開始參與影視劇的大提琴配樂。在影視作品中,它們可以適時渲染氣氛、烘托情緒,在音樂普及上可以潤物無聲地引領觀眾走近不同風格的音樂樣式。我早期配樂的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很多觀眾正是通過這部電視劇認識了大提琴,感受到大提琴的美。後來我又陸續為《情深深雨濛濛》《激情燃燒的歲月》《亮劍》等影視劇配樂。可以說,讓古典音樂走入尋常百姓家,電視媒介功不可沒。當前媒介技術發展日新月異,古典音樂從業者應以此為契機,以新的形式向大眾普及古典音樂,讓更多人欣賞領略古典音樂魅力。

築牢根基,方能行穩致遠。古典音樂從業者應當致力於古典音樂原創力的提高,並繼續深耕厚植,以持續的熱情投入到古典音樂普及工作中,讓更多優秀人才有機會進入這一領域。我們有理由相信,國內古典音樂的發展將迎來更加輝煌的明天。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10日20 版)

築牢根基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一代代音樂人勤力賡續,在專業性上不斷提高,更要不斷擴大古典音樂的群眾基礎

在交響作品中,大提琴負責演奏低音,被譽為樂隊根基。如同樹根之於大樹,低音好,整個樂團水平才能提高。任何一門藝術的發展也都是這樣。國內古典音樂之所以在短短幾十年間取得這樣的成就,就在於基礎堅實,一方面借鑒消化西方古典音樂技法,一方面研習轉化中國悠久文化遺產,在民族性和世界性的融會貫通中向前邁進。

從1958年開始學習大提琴算起,我在音樂之路跋涉了60餘年。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古典音樂基礎薄弱,連一支完整的交響樂隊都難配齊,能擔綱大提琴獨奏的演奏者更是屈指可數。如今,我們擁有一代代傑出的演奏家、指揮家和作曲家,國內眾多城市都擁有自己的交響樂團,培養了越來越多的古典音樂愛好者,古典音樂早已不再是曲高和寡的小眾藝術。

普及古典音樂另一個關鍵是要有優秀的原創作品。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台》讓小提琴走進大眾視野,鋼琴協奏曲《黃河》讓人們更深入地感受鋼琴。近年來,我國涌現出諸多優秀大提琴演奏家,學習大提琴的琴童也日漸多了起來,這對發展中國音樂事業是可喜勢頭。但也要看到,在大提琴方面,我們還缺少家喻戶曉的原創作品,具有中國風格的原創大提琴作品較少,限制了中國大提琴藝術的發展和普及。

這幾十年來,我既是古典音樂演奏者,也是教育者和普及者。親歷並見證古典音樂在中國當代的發展,我深深體悟到築牢根基、行穩致遠這個道理。築牢根基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一代代音樂人勤力賡續,在專業性上不斷提高,更要不斷擴大古典音樂的群眾基礎。尤其要通過人們喜聞樂見的普及性作品,走進普通百姓生活。

普及古典音樂還需要因地制宜、靈活多樣。在這方面,靈活性、多樣性、經濟性兼具的室內樂可謂潛力無限。從經典的鋼琴三重奏、弦樂四重奏到帶有一支木管或圓號的30人的弦樂隊,室內樂團規模可大可小,機動靈活又能體現不同樂器特質。不論普及還是鑒賞,室內樂都是向大眾傳遞音樂文化的好載體。大學校園、工廠車間、偏遠山區,室內樂團都可以抵達,這種靈活性是大型管弦樂團無法比擬的。可喜的是,近年來國內陸續成立許多室內樂團。作為音樂普及的老兵,我衷心希望能有更多的音樂工作者不僅在音樂廳演出,也能以更大的熱情走向群眾中間,將音樂之美帶向更廣闊的生活天地。

蔣力行,1946年生於河北,大提琴演奏家、教育家,曾任中國交響樂團首席大提琴。曾為《籬笆·女人和狗》《渴望》《北京人在紐約》《情深深雨濛濛》《激情燃燒的歲月》《亮劍》等多部影視劇進行大提琴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