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戏曲特别-在人文意蕴和审美呈现上将给观众带来新的观剧体验和艺术思考

  • 时间:

【黄晓明暗示婚变】

評劇《新亭淚》劇照歷史劇是向“過去的時代”取材的藝術作品。在時下的多種藝術形式里均有涉獵,比如戲劇、小說、電影和電視等。不過我們這裡界定的歷史劇,主要是就傳統的戲曲藝術而言。在戲曲史的發展長河裡,“歷史”一直是文人寄寓情懷、抒發慨嘆、以古喻今的重要載體。直到當下,我們正在執行的“三並舉”方針,即創作現代戲、新編歷史劇、整理傳統戲三者並舉,依然是指導戲曲事業發展繁榮的重要指南。回望過去,歷史劇不僅在戲曲創作中占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而且曾一度輝煌。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以“三駕馬車”王仁傑、鄭懷興、周長賦等為代表的福建史劇的勃興,以強有勢的力度彰顯了新編歷史劇的磅礴之氣與慷慨沉鬱。進入新世紀,特別是近幾年來,戲曲界越來越高度重視現代戲特別是現實題材現代戲的創作與演出,歷史劇的數量和質量都呈現出不可與改革開放初期相媲美的“瓶頸”現象。俗語說:“一枝獨秀不是春。”藝術發展尤其離不開百花齊放的環境,不能少競相爭春的勁頭。這就需要廣大的文藝工作者尤其是評論者去審視在新的歷史語境中歷史劇的新動向,並分析這樣的動向所可能帶來的新的藝術潮流或藝術隱患。

新世紀的歷史劇,更加註重人文意蘊的審美表達。近年來創作和演出的歷史劇儘管整體上不是很多,但也有一些新的特點,比如更加註重人文意蘊的審美表達。王新生創作的京劇《游百川》,既註重戲劇結構、戲劇衝突的鋪陳與營造,也註重人物塑造時的內外對比和前後反差。特別是用唱段的方式去抒發人物的情感波瀾與內心獨白時,編劇滲透了濃濃的人文情懷,又通過“唱腔”這一獨特的藝術形式很好地詮釋了歷史劇的人文素養與審美特征,這樣的擇取可謂既精準又得體,使得游百川這一人物的士大夫身份、文人心態以及執拗又摯誠的性格躍然紙上,立在舞臺上的“人”也便顯得更加飽滿和豐厚。無獨有偶,劉興會編劇的絲弦《大唐魏徵》,通過魏徵與李世民的幾次“矛盾糾葛”,映現了一代賢臣的拳拳之心,尤其是那段《十漸不克終疏》的唱段,直指人心、振聾發聵。

當然,這些所謂的新動向,並非為歷史劇所獨有。事實上,一切的藝術樣式,都必然要尊重自身的藝術特色。同樣,在戲曲這種藝術樣式的內部,現代戲、傳統戲、歷史劇都只是“類型”的區別,好壞高低不在於這個劇目屬於哪一類,而在於藝術質量、藝術表達與藝術品位。新的歷史語境中,歷史劇更加註重思想性、時代性和劇種特色,這是藝術從業者的一種藝術自覺,有很多可以期待的新理念、新方法、新領域和新維度將會被拓展和運用,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警醒那些為創新而創新、為豐富而拼湊的創作,電影《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中,女主角自始至終只有一套白色的衣服,它或者嶄新或者因打鬥而破舊,但是它仍然能很好地襯托主人公的美以及她所經歷著的事情,相反我們的舞臺上經常有演員為換裝而換裝,實在是把心思用在了錯誤的地方。

新世紀的歷史劇,更加善於調動劇種特色的有效闡釋。中國傳統戲曲與國外戲劇的最大不同,是劇種的分殊。中國的戲曲藝術是融合了文學、音樂、舞蹈、美術、雜技、武術等多種藝術元素而形成的綜合的藝術樣式,其創作規律必然遵循複雜而又互相制約的諸藝術門類的藝術規律與藝術法則。因此,戲曲藝術本身擁有著綜合而多面的審美價值,不同劇種的逐漸形成與發展正是戲曲藝術的一個重要特色。且不說鏗鏘激越與纏綿婉轉的南北大差異,即使是同一個省甚至同一個縣,劇種的藝術差異也是十分鮮明的。

新世紀的歷史劇,善於捕捉觀眾新的觀劇訴求。如果說歷史劇一直有“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文本定位的話,那麼在舞臺表達上,歷史劇一直在不斷調整中以適應快節奏生活中的觀眾訴求。大舞臺上的歷史劇,越來越註重表、導、演、服、道、化的整體美,燈光的語彙呈現、環境烘托更是當下戲曲舞臺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以38年前鄭懷興老師編劇的《新亭淚》為例,2019年歲末,中國評劇院又以評劇的藝術形式將其立在了舞臺上,這一次的改編,特別強調了時長的改動,從鯉聲劇團的近3小時30分鐘改編成現在的2小時15分鐘,這就特別觀照了都市觀眾特別是年青一代戲劇觀眾的觀劇情緒,在最短的時間內說明事理並實現美的傳遞、藝術的整體表達。與大劇場的藝術表達相呼應也相比較的另一種藝術空間是小劇場,小劇場在歷史劇的呈現中往往擇取一個片段或者汲取一個核心要素進行重新演繹,但是它更加類型豐富、樣式多元,調動的藝術元素、切入的藝術視角、聚焦的藝術核心、追求的藝術效果也更加獨特、現代、創新和完整。2019年10月16日至12月31日,第六屆當代小劇場戲曲藝術節中,粵劇《霸王別姬》、豫劇《南華經》等,都以全新的視角和別樣的藝術表達嶄新地演繹了藝術經典,這種嶄新特別善於激活觀眾的審美細胞,在人文意蘊和審美呈現上將給觀眾帶來新的觀劇體驗和藝術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