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萬里經驗-既题为「鸿雁」

  • 时间:

【男比女多3049万人】

《詩經》早載:「雍雍鳴雁,旭日始旦。士如歸妻,迨冰未泮。」個人對鴻雁情有獨鍾;壯年時觀雁,總是漠北帶來蕭颯秋風的季節,江南木落草衰,月白風清萬里靜之夜,嘹唳如哀鳴的雁聲劃破寥廓長空,但見一列單行雁陣橫空飛翔,不禁想起詩人範成大兩句詩:「物生各有役,冥心聽行止。」大雁南翔,數十成群,整齊排列成「一」字或「人」字,教人驚詫。文彥博《雁字賦》謂:「徒觀其一一成列,翩翩上騰,自得羽書之妙,固非蟲篆之能。」歷來詩家也有詠,如謝宗可《雁字》:「一畫寫開湘水碧,半行草破楚天青;雲箋冷印蟲書跡,煙墨濃模鳥篆形。」白居易描述「雁點青天字一行」;這種「一」字雁陣,堪稱像「書破遙天」。鴻雁飛行十萬八千里過冬,歷時個多月,十分艱苦。為首領航者,遷徙經驗豐富,如老馬識途,熟悉中途棲息地和路線;深諳鼓動雙翅,產生上升氣流,借助風力,後隨者只要一隻跟著一隻,就可以在高空滑翔,節省能量和力氣。「風高雁陣斜」,氣流不同就排成「人」字。

鴻雁夜棲川澤河渚間,千百為群。像《禽經》最早所載:「有一雁不瞑,以警眾也。」據《玉堂閒話》和徐芳《雁奴》指出,那是經驗老到的孤雁,擔任警戒,負責站崗放哨,有危險立即驚叫示警,但往往因為守護同胞而壯烈犧牲,令人肅然起敬。故宋代愛國詩人陸游有「寧為雁奴死,不為鶴媒生」之句。

附圖是清代嘉慶時期官窰燒製的桃形鼻煙壺,白瓷地琺瑯彩,繪一雙大雁;另一面題《鴻雁》詩。錶面上畫工精細,但流於工匠化,形神俱不似,可見畫師觀察不周,甚至從來沒有見過鴻雁;既屬工筆具象,卻無寫生造型的基礎。縱使是一些寫意或半抽象的作品,其實也根源於寫實。畫蘆花卻不像蘆花;既題為「鴻雁」,可是依筆者歷來細心觀鳥所知,鴻雁喙為黑色,紅喙者應屬灰雁(沙鵝)。鴻雁是我國家鵝的祖先,雙足必有蹼(如鵝掌),像船槳;但圖中走動的雁雙足卻畫成雞爪般刺眼。其實仔細研究,鴻雁扁平的喙有鋸齒狀的缺刻,以利切斷植物的嫩葉和幼莖,淘食水生植物的塊根與種籽。古人畫雁較像樣的,還是任士林和楊一清,使人有「乾坤雙鬢老,風雲一聲來」和「夢入青天萬里長」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