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一个建筑-《世界遗产》:此次希瓦古城文物修复中

  • 时间:

【高云翔案重审完结】

此外,我們也是站在人類共同遺產的視角,去做文物保護修複的。文化遺產沒有國界,所以從保護文化遺產這個角度來交流,更容易讓當地的公眾接受我們的理念和做法。

許 言:我目前正在尼泊爾,參與援助加德滿都杜巴廣場九層神廟修複項目中。雖然當地已經有了新冠肺炎患者,但是我們目前仍處於正常工作狀態,每天兩點一線,單調但是很忙。5月份就要進入雨季,我們必須在雨季到臨之前做完瓦頂。文物維修的節奏感很重要,要非常好地把握住施工季節。我們目前已經把要修複文物的老構件收集完畢,也已經拼對成功。在春節前,主要的木構架也已經做完。按照原計劃五一之前,瓦頂要做完。所以,雖然發生疫情,但是我們的修複工作也不能停止腳步。

許 言:希瓦古城的本身形制是一個驛城,相當於在絲綢之路上比驛站大的一個驛城類小城市。保存比較完整,整個城牆都在。我們選擇修複的地點當時是處於廢棄狀態,殘缺嚴重,急需整治、維修。所以,我們在尊重古城原形制基礎之上,進行文物修複和環境整治。

《世界遺產》:那此次希瓦古城修複中,堅持“原材料、原工藝、原形制、原做法”帶來了明顯效果嗎?

《世界遺產》:如何理解希瓦古城的“原形制”?

許言:“四原”原則,從環境上看,是在把握大的理念基礎之上開展修複,讓古城的地理環境更協調,歷史環境更匹配。維修文物本體時,該原則讓文物建築在“健康”的同時,歷史信息又得到最大限度的保存。兩者都是使得文化遺產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得到最大限度的體現。

許 言:石材、磚和木料是我們修複過程中的主要材料,主要是從當地採購。石材找尋是從當地和周邊開始,最終在另一處遺產地布哈拉尋得。磚的來源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從瑪拉伊採購新補配的磚;另一部分是收購舊磚,主要從拆遷的老房子和老清真寺中獲得。在對原有構件材質甄別基礎之上,去採購同等材質的新木材。

我們堅持採用文物的原工藝,儘量保留文物建築上最完整的信息。所以,在當地招募了一部分傳統工匠。他們熟悉文物建造之初所採用工藝做法,在我們技術人員的管理和指導之下,開展文物修複工作。由此,來保證文物的真實性。

當然,我們目前也已經根據中國大使館的通知做了防禦措施並採購食物和生活日用品。現在每天按時給工人測量體溫,發放口罩和不聚集。

《世界遺產》:採用“四原”原則,對修複世界各地的文物和文化遺產產生了哪些積極影響?

文物好比老人,對文物進行修複,就好比讓老人益壽延年。所以,採用“四原”原則進行修複的最大意義在於信息量的保存。

此次文物修複,使得我們對伊斯蘭建築特點,有了很大的瞭解,這也是個很難得的學習機會和學習過程。或許對將來類似建築維修有很多積極作用。

此時,我們既需要把中國文物保護的理念認識、技術等介紹給對方,同時要對自己的做法作出合理解釋,使得對方能夠接受認可。

但是,公眾對文物的認識、理解會有偏差。讓當地民眾理解這種堅持,就需要我們給他們講清楚。一方面是通過技術交流,在不斷交流中達成共識;另一方面是我們進行宣傳。這在整個援外工程中是非常重要的。

《世界遺產》:此次希瓦古城文物修複中,原材料的獲得途徑有哪些?原工藝又是如何習得?

許 言:文物保護的一個大宗旨是保持它原有歷史信息。我們採用“四原”的目的也是為了保持它所存在的主要信息,實現最大限度真實性和完整性。使用“原材料”,保持它原有的材質,使得結構的整體性和穩定性會更好,同時也保證它的安全。“原工藝”,保持它原有工藝和做法,使得維修和補配的成果最大限度地接近原物本身,同時原有工藝做法體現在它的載體上,進一步保證載體的真實性。“原形制”和“原做法”,也是體現它載體的最大信息量的做法。

《世界遺產》:現在全球疫情還很嚴重。這個時候回不來,大家一定很辛苦。

《世界遺產》:對今後的文化遺產修複,此次希瓦古城修複,有何經驗?

許 言:文物修複的特殊性是“一事一議”。每一個文物保護的案例,都有獨特性。對我們來說,文物保護工作也是個不斷學習、積累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