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企業-當周邊地區紛紛對外國「封關」之時

  • 时间:

【武磊被曝感染新冠】

新加坡宣佈從二十四日開始,禁止所有外國人入境及過境澳門特區政府更是早在一周前就作出同樣決定而諸如越南、歐盟地區,也有類似舉措。當周邊地區紛紛對外國「封關」之時,香港仍然開放,就必然會令香港成為全世界罕見的「病毒中轉站」。這些道理特區政府官員沒有理由不知道,但仍然畏首畏尾,沒有作出果斷決定。

從「外堵」而言,當務之急在於兩點:一是禁止高危地區遊客抵港或者經香港過境。儘管如今每天抵港的外國遊客人數約只三百人,與兩周前的三千人不可同日而語。但所謂「減得一宗是一宗」,從源頭抓起總比事後補救來得更有效二是全面收緊機場的檢疫措施。雖然政府已要求抵港者若屬高齡就需要進行「樣本瓶」的測試,但由於並非強制,漏洞不少。鑒於情況的變化,應當要求所有入境香港的人,不論是否香港居民,一律需要進行嚴格的檢疫。而從更壞處著想,即使有再大的「技術難題」,也應該盡快著手港版「火神山」醫院的建設。

香港新冠肺炎的感染個案已升至三百一十七宗,按這一趨勢,破千甚至上萬絕非危言聳聽,形勢已到非常嚴峻地步。在周邊地區紛紛提升防疫等級、全面收緊入境政策之際,特區政府不能再「歎慢板」,須採取一切可行方案,「外堵」及「內防」,堅決遏制疫情在香港大爆發。

香港曾被評為抗疫「優等生」,做到了極低的感染率,也正因為如此,數萬在海外留學的港生才「用腳投票」、趕回香港。但若只停留於過去的成就,無視形勢的變化,最終結果恐將難料。

以昨日新增的四十四例而言,當中有二十九例有外游紀錄,尤以美歐為主而無外游的個案,則大多與本地群體聚集有關。這已說明瞭抗疫政策的癥結:對外需封堵高危來源地、對內須有效遏阻社區傳染。但顯而易見,香港抗疫已經落後於形勢。

更何況,全國抗疫一盤棋,香港不能成為全國抗疫的最大漏洞。內地已基本上無本土新增病例,香港疫情隨時對內地造成壓力,過去數天廣東連續出現經香港入境後的感染個案,說明香港已成為高風險之地。若香港守不住,則全國都可能重新陷入危機。沒人希望香港倒於疫情之下,關鍵時候需要特首拿出更大的管治魄力。

從「內防」而言,應全力做好兩方面:一是關閉人群聚集場所。包括像英美及歐洲各國,要麼動用《緊急法》,要麼頒布《緊急狀態令》,強行關閉酒吧、食肆等地,有的甚至實行宵禁,但香港依然是「夜夜笙歌」,蘭桂坊更幾成病毒傳播基地。必要時特首完全可以考慮動用《緊急法》,推出更嚴厲措施以防止社區爆發。二是推出港版「薪金補貼制」,對受影響的企業給予一定額度與期限的資助,一方面鼓勵私人企業暫停營業,另一方面避免出現大裁員。雖然香港情況相對特殊,不能直接和英國相比,而計劃可能涉資近千億元,但非常時期也只能用非常手段。